主页 > 人才招聘 >
2003年甘肃一大爷查出艾滋病4年后莫名康复医生却不敢见人
发布日期:2022-08-01 09:21   来源:未知   阅读:

  虽然时间跨着它矫健的步伐渐渐的迈入了21世纪,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革新,但“谈艾色变”依然是社会当中一个不变的话题。

  不过凡事都有特例,比如在2003年甘肃省天水市,一位叫做李建平的农民身上就曾经出现过一个奇迹。他曾被当地省市县三级疾控中心共同确诊患上了艾滋病,但是却在四年之后“被治愈”了。

  然而在2010年春节时分,李建平却以一纸诉状,将甘肃省、天水市以及清水县三级疾控中心告上了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就“误判”他患上艾滋病一事赔偿他310万元。

  一时间这起案件在当地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民间众说纷坛,说什么的都有,但是最后法院还是驳回了李建平的诉求,认为这几家三级疾控中心不存在任何过失。

  那么问题来了,患上“艾滋病”的李建平真的是自己痊愈的吗?如果是,那么他又是如何自愈的呢?这会不会是一起惊人的医学奇迹呢?

  这位曾经被确诊患上艾滋病的人,名叫李建平,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在甘肃省天水市一个小山村当中。虽然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给不了李建平很好的教育,但他却在这样的家庭条件中成长为一个性格开朗,能说会道,且头脑精明的人。

  在中国经济还没有迅速腾飞的那些年岁里,生活在小山村里的农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凭借着自己的努力,盖上一间属于自己的瓦房。而聪明能干的李建平却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把宽敞亮丽的房子给盖好了,还成为了村子里率先使用大哥大的人。

  对于李建平而言,他这一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希望自己往后的生活能够平平稳稳的过下去就足够了。那曾想就是这么一个简单、朴素的愿望却因为他的一个好心举动而彻底破灭。

  2003年下半年时,与李建平同村的一个名叫李卫东的人因为多日高烧不退,最终被医院诊断为患上了艾滋病,而传染源竟是因为他偷偷去卖了血。

  当地疾控中心立马就进行了部署,主要的调查目标就是村子附近一带有过卖血经历的人。很快,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就查到了在他们村子中还有三位艾滋病携带者,分别是李卫东的妻子,一位村民以及李建平。

  得知自己患上了艾滋病的李建平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他不住的在大脑当中问自己:我没有卖过血怎么会患上艾滋病呢?

  原来在李卫东被确诊患上艾滋病时,出于都是同村村民的缘故,李建平觉得他也实在怪可怜的,本来只是想要卖血换一点收入来补贴家用,没想到最后却……所以他便主动提出要照顾李卫东几天。

  李建平只是一个养土鸡的生意人没有读过几天书,所以对于艾滋病的传染途径不是很清楚。当疾控中心的人下来检查时,他担心自己会染上艾滋病,所以便主动要求也要做一个检查,而就是这个检查使得他被确诊患上了艾滋病。

  前面已经说过李建平在当地是一个有钱人,所以不会是因为想要卖血换钱而染上艾滋病,那么他能够患上艾滋病的途径,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可能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

  李建平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初自己的一个善良之举,却让自己乃至他的家人都遭受到了村民们的非议。他曾在日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村口那些异样的眼光背后或许是在猜测我是不是跟别的女人有不正当的关系,甚至于我的一个弟弟都相信了还跟我的妻子提起过。”

  而后县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除了要求李建平配合他们的工作,在检查期间不得外出外,还需要找到他的妻子张女商以及他的两个儿子进行血液检查。

  李建平对这事还处在一种难以置信的状态之中,所以并未告知他的妻子。等派出所的人找到张女商时,她们全家都被吓到了。同时在学校里李建平的两个儿子,也被带到了疾控中心进行了检查,虽然只是一个例行检查,但也在学校当中造成了一个不小的影响。

  此番检查牵连了许多人,而到了最后除了一开始被确诊的李建平而外,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的血液检查都呈阴性,也就是说他们三人并没有患上艾滋病。

  李建平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在被带到疾控中心,进行多番血液检查之后,即便他们三个都排除了嫌疑,没有患上艾滋病。但当地的村民们都纷纷觉得他们一家四口都患上了艾滋病,只要他们一出门一上街,大家都会躲着他们。

  更另李建平觉得难以接受的是,虽然学校方面没有说什么,但两个孩子因为无法忍受在学校内的各种歧视,所以便都一一辍学。

  直到此时李建平都还没有弄懂,自己到底是怎么患上艾滋病的?他一没有卖血,二没有生活作风上的问题,难不成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人到中年才凸显?

  当然这都是玩笑话,而且不管他是怎么得的,事到如今再去追究也没有任何意义。李建平对此曾经无奈的笑了笑说:“还能怎么办?只能等死呗!”

  在决定等死后,李建平就和张女商开始商量起了自己的后事,首先两人先是分房睡。李建平睡正房而张女商则睡厢房,相对应的其他生活用具也都是一人一份,张女商当时还说:“我是和一个死人过了四年!”

  曾经有人劝过张女商不如跟李建平离婚,这样再嫁之后好歹还能让她的两个儿子更名换姓。但是张女商在经过种种思想斗争之后还是说:“他也没有几天可活了,就算是要再嫁,也得等他死了不是,不然我这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在全村都看不起他们一家人的情况下,张女商还能为李建平如此考虑,所以想必她应该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人活一辈子为的也就是挣那点钱,但是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所以一旦人死了留着大把的钱财也没意思。

  为此,李建平突然一下子就想开了,既然上天无缘无故让他患上了这个治不好的绝症,与其每天唉声叹气的活着等死,不如趁着现在还走得动,把之前做生意存的钱拿出来好好享受享受。

  平日里李建平在吃穿用度上都不讲究,这一想开了后便开始去周围旅游,一时间是吃的也好、住的也好……不过很快他的这点积蓄就被花完了,而他也还好好的活在世上。

  什么叫做天堂和地狱?这可以让李建平来回答。在没有得病之前,他是村里面的有钱人,为人又热情,所以跟街坊四邻间关系都挺不错,走到哪都有人跟他打招呼。

  但是自从得病之后,村子里的人看见他就避之不及,时间长了李建平也懒得出门。他就这样等了一年多到了2005年他都还没有死,可是他明确的记得当初问医生他还能活几年时,医生曾断言多则三四年,少则半年。

  等死的滋味其实并不好受,而李建平不仅要忍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去,还要忍受村子里各种异样的眼光和指指点点,这些都让他觉得生不如死。

  就在2005年春节前,李建平突然跟张女商说:“我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死了算了,这样一直等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太煎熬了。”他这一说倒是没是什么,但可急坏了张女商,为此她一连跟了李建平7天。

  最后张女商没有办法,只好去买了一包老鼠药,然后拆开将其拌在饭中并对李建平说:“既然你想死,那就等儿子放学回来,全家一起死算了。”听到这话的李建平当即便打消了要寻死的念头,毕竟是因为他一人才拖累了全家,现如今又怎么能拉着全家一起死呢。

  至此之后李建平也慢慢放下了心中想要等死的念头,所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只要在这世上一天就应该做好一天的事。但他本来是想要离开这个小村子去外地做生意,可他每年需要抽四次血做化验,所以当地疾控中心要求他不能外出。

  李建平后来仔细算了一下,自从被确诊得了艾滋病后,他一共被抽血检查了十多次。而在2007年清水县疾控中心每季度的采血检测中,李建平却没有再被抽血检查,这是因为什么呢?

  在被确诊得病之后的这四年当中,李建平的身体并没有任何不适,再加上2007年的季度采血检测也没有叫自己去,所以综合以上考虑,李建平对自己是否患上艾滋病产生了怀疑。

  为此在2007年10月13日,李建平到天水市疾控中心,采取自费血液样本检测的方式,来检查他到底有没有患上艾滋病。

  很快天水市疾控中心主任刘宝录答复了他:“你的CD值在800以上,艾滋病病毒几乎为零,m16799kj手机看开奖,所以并没有患上艾滋病。”

  那一瞬间,李建平觉得自己心中,仿佛有一块千斤重的石头落了下来。但是随即他就立马联系了甘肃省疾控中心,要求进行血液样本检测,对方只是简单的回复了一句话:“你别上来了,我们专门下去。”

  10月19日,甘肃省疾控中心主任医师席沧海、天水市疾控中心主任刘宝录和清水县疾控中心主任张建国一起,专程赶到了李建平家里,并异口同声的宣布他的艾滋病好了。

  李建平被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给弄晕圈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应该要找一个见证人,所以就赶紧把村支书叫了过来……

  但是没想到村子里的村民,对李建平一家人的异样目光更深了,因为在他们的看法里,只要患上艾滋病就一定不会被治好。所以大家更愿意相信是李建平在各位领导身上动了手脚,而这则更加深了他们对于李建平的厌恶。

  其实不光是村民们,李建平自己都觉得很疑惑,他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问清楚自己是怎么好的。思来想去,他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根本没有得艾滋病!

  李建平在被确诊患上艾滋病后,每一年都会参加镇卫生院举办的艾滋病人联欢会,但在2007年初他在参加完最后一次活动后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别的活动。

  当时镇卫生院又搞了一次别的活动,可他竟然被排除在外。李建平心里很是不服气,觉得同样都是艾滋病人,怎么还要区别对待,为此他还特别找到了县疾控中心主任张建国。

  这位张主任却跟李建平解释说:“因为这次参加活动的人比较多,为了保护你的名誉,所以才没有通知你。”

  对于这个说法李建平半信半疑,而最终让他完全怀疑的是发生在2007年9月的一件事。当时他在县疾控中心办点事,无意间听到工作人员说了一句,“你们村里是不是还有一个叫李建平的?”

  没错,村里确实还有一个跟他同名同姓同年龄的李建平。所以,难道是疾控中心的人弄错了?患上艾滋病的是这个“李建平”,而并不是他。

  这件扑朔迷离的事,在后来曾经引起过记者的关注。天水市疾控中心主任刘宝录接受采访时说:

  在发现李建平的HIV检测为阳性,而同村又有两个李建平之后,疾控部门又对另一个李建平做过检测,时间都是在2003年。不过当时另外一位李建平认为未感染艾滋病毒,所以说明并非两个李建平搞混了。

  那么问题到底是出现在哪里了呢?而据李建平采访时描述,至今也没有人正面给李建平解释其从“被艾滋”到“被痊愈”的蹊跷过程。

  后来刘宝录在一次接受采访中表示,也许造成李建平突然被自愈是因为服用了他个人研制的中药。刘宝录在说后还同时拿出了自己对于这方面的研究论文,并且说:“自2006年3月开始,我就给包括李建平在内的8名艾滋病人免费试用这种加工成丸状的中药。”

  记者发现,刘宝录主任所说的这种药丸呈现黑色颗粒状,被装在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中,上面没有任何标识。若是将此类药物交给专门用来鉴定药品的专家来看,则一定会被定性为典型的“三无药”。

  一般而言药品要想用在临床上,必须通过动物实验,若是没有明显的副作用再通报给相应的监管单位,进行层层审批后,才能用于临床试验。而刘宝录的这种黑色颗粒状药物,虽然据他所说是通过了动物实验,但仅仅只是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知道。

  除此而外,按照相关规定,临床试验必须遵守患者知情同意原则。对此,刘宝录则说这八名患者事先都签署了知情同意书,但是李建平却提出了异议,称他根本不知道刘主任是拿他做药物实验。

  李建平回忆着说道:“当时刘主任跟大家讲药物里面有人参,可以提高免疫力,所以原本因为恶心呕吐而不愿吃药的病人们,才争着吃起来。”

  需要肯定的是在世界范围内,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一种药可以用以治愈艾滋病。所以对于李建平患上艾滋病又离奇被治愈,是因为服用了刘宝录的特效药的这种说法,应该是完全错误的。

  鉴于此,刘宝录显得很不服气,他声称:“李建平的CD4值一度低到100多,完全是一个艾滋病人的特征。但是在服用了自己给他的药物后,CD4值很快就有了上升。”

  对于刘宝录的说法李建平不相信,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真正恢复是在停药之后,所以他还是觉得当地的疾控中心在一开始就弄错了,为此在2010年春节时分才将三家疾控中心告上了法庭。

  看到这里,应该会有不少人疑惑,为何李建平会在三年之后才决定将这几家疾控中心告上法庭。其实,这是因为一开始他也不知道该起诉那一方,若是不起诉那么自己这几年的罪不是白受了吗?

  李建平在家里想了几天,终于想到他在兰州还有一个远房亲戚,若是他能帮助自己,兴许这件事还会有别的办法。后来在这位亲戚的帮助下,李建平顺利找到了一个律师,不过他却建议李建平不要轻易提起诉讼。

  民告官的官司并不好打,若能庭外调解,说不定对李建平而言才是最好的。所以律师给了李建平一个建议:要么去找卫生局或者院长,要么就选择新闻媒体进行曝光。

  李建平首先采取了第一个选择,但出师不利,因为卫生局的领导们都对他避而不见。在此情况下李建平不得不再次联系了记者,将事件的前因后果都详细告知,记者表示会尽快将这篇报道给发表出来。

  很快,在同年的八月十八日,《西南商报》就将此事给刊登了出来,并取了一个醒目的标题《甘肃率先治愈的爱滋病,天水一名农民戴上四年的艾滋帽子》。

  李建平心里很是高兴,一下买了十几份报纸带回了村里,他心想:这下他们应该相信我没有得艾滋病了吧!

  “艾滋病病人离奇康复”的消息引起了业内不少人士的关注,其中一个名叫《星火科技30分》的团队也对此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并派遣了一名经验丰富的记者带领着团队去了李建平的家乡打算做一个跟踪报道。

  这件事被报纸刊登出来后,当地镇医院的院长李本义就亲自给李建平打了电话进行商谈,李建平声称只是希望能搞清事情的原委,还他一个公道。李本义医生也只是镇医院的一个院长,关于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其实也并不清楚,所以自然给不了李建平一个说法。

  《星火科技30分》的采访团队在来到当地后,得知李建平此刻正在镇医院与李本义协商,所以便赶了过去。李本义本来就跟此事无关,所以在看到一众媒体时就将门关了起来,说李建平不在并且自己也躲了起来,不敢见人。

  后来李建平也曾多次到过相关单位,其中也包括当地镇医院,但是领导们都相互推诿,李本义也不敢见他更不敢见采访记者。所以这件事一拖就拖了几年,以至于一直到了2010年李建平才正式将三家疾控中心告上法庭。

  时至今日,李建平虽然还是对疾控中心很是不满,但他心里对当地政府却心存感激。据悉,清水县在此事过后曾出台了针对艾滋病人的特殊关怀政策,比如每年会有1200元的困难生活补助。此外,每年还要召开一次艾滋病人座谈会……

  李建平作为患上艾滋病又离奇被治愈的人,在后来的几次活动中还被邀请上台发言。有一次他在发言中说:“在感谢党和政府关怀的同时,也要强调作为艾滋病人需要自食其力,不能老是向政府伸手……”

  世界上虽然没有那么多的奇迹,但只要保持着一颗健康积极向上的心,说不定下一个奇迹就会找上你。其实想想若不是李建平当初想开了,不再去寻死,或许也等不到自愈的这一天。

  所以愿世间上的每一个人,都能积极的去面对未知的生活,因为未来可期,未来就在我们的手里。